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高等教育国际比较 > 正文 高等教育国际比较

高等学校学术委员会规程

信息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暂无 发布日期: 2014-09-29浏览次数:

德国高校法学教育在近几十年不断地与时俱进,形成了一套较科学的应用型法律人才培养体系。尤其是自2003 年实施《关于改革法学教育的法律草案》、《法学教育改革法》以来,将培养目标明确规定为培养“具有全方位工作能力的法律人”,引导和规定学生在职业准备期必须接受更多的职业训练,促进高素质的应用型人才的养成。我国和德国同属于大陆法系,且高校法学院都招收高中毕业生,因此,德国的经验对我国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文章从双轨制的人才培养模式、素质与技能的人才培养规格、国家资格考试的人才培养与选拔机制三个方面进行探讨,以期为我国高校应用型法律人才培养的改革提供一些思考与启示。

一、人才培养的模式:采用双轨制

德国高校法律院系为了培养适合法律工作需要的实用型人才,法学教育由大学基础教育阶段和职业预备阶段(见习阶段)两阶段组成。由于德国高校实行宽进严出的原则,没有严格限制学习时间,完成这两个阶段的学习至少需要6-7年。大学基础教育阶段实施的主要是学术教育,职业预备阶段实施的主要是职业教育。这种学术教育与职业教育相结合的体制,构成了德国法学人才培养的两条轨道, 故称“双轨制”。第一轨道的学术教育,以传授抽象系统的法学理论知识为主要内容,为人才培养奠定坚实的理论或学术基础。该轨道的目的是向学生提供全面的法学理论基础,引导学生从事法律科学研究,学会掌握法学方法,形成法学思维与逻辑,发现和解决法律问题的能力。学生一进法学院起就开始专业研习,主要包括必修课研习和选修课研习。必修课研习,从程度上而言,分为三个阶段:基础研习(一般在第1 学年)、主要研习(一般在第2-3 学年)、深化研习和复习(一般在第4 学年);从研习的内容来看,包括三部分:法哲学、法律史、法律方法论等法学基础课程;民法、刑法、公法、程序法和欧洲法等核心必修课程;修辞学、法语法律术语、英语法律术语等重要技能和法学外语课程。而选修课研习,主要在第4 学年开展, 学生主要精力用于可选择的重点领域,旨在补充学习、深化与之相关的必修课程,以及媒介法律之跨专业的和国际性的知识。第二轨道的职业教育,一般为时两年。只有接受过学术教育且通过第一次国家资格考试的学生才有资格进入该轨道。该轨道就是在职业预备阶段接受职业教育,以熟悉司法、行政等法律职业的实际任务和工作方法,践行、补充和深化所学到的理论知识,培养独立工作、独立判断能

力和社会责任意识, 为未来职业作好充分的准备。学生见习的地方分两大类,第一类是民事或刑事法院、检察院、行政机关和律师事务所等必经站点或义务性站点;第二类是工会或雇主联合会或职业自治团体、国际组织或外国教育机构等选择性站点。实习计划方案对实习有详细而明确的规定,如在什么时间到什么单位实习,在什么部门什么岗位实习,要学习什么知识掌握什么技能,如何进行考核评定成绩。学生的见习,在所处部门的法官、检察员、行政官员、律师等专业人员的指导下具体参与实际工作。例如,在法院见习,学生要起草法官的判决,参加庭审和合议,在法官的指导下,询问诉讼当事人,查明证据,主持口头审问,独立处理一项事务的全部文件。每个见习环节结束后, 指导者出具一份关于该生实践成绩、能力、知识、品行等情况的证明,且见习单位还要提交一份该生在见习期间的表现报告和总成绩证明。学生见习合格后才能参加第二次国家资格考试。经过以上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两个轨道的锤炼后,他们才可以独立地承担法律工作,成为具有全方位工作能力的法律人。

二、人才培养的规格:重视素质与技能

德国高校法学院系自2003 年改革以来,尤其重视人才规格中的基本技能和职业素质的培养。职业素质,就是“全方位工作能力”,即具有法官、检察员、行政官员、律师等专业法律人员的素质,突破了原来只重视法官素质的养成。基本技能,是指诸如谈判管理、进行会谈、辩论、调解纠纷、和解、听证理论、交往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等关键性技能,它们对学生今后从事法律职业具有重要意义。学生只有掌握了这些关键性技能,才能成为一个具备法学核心技能和素质的真正的“具有全方位工作能力的法律人”。德国高校为了达成这些基本技能和职业素质的人才培养规格,主要在教学内容、教学方式、国家资格考试等方面采取了积极的举措。在教学内容方面,其一,加强以外国语言讲授的法学课程或者以法律知识为主要内容的外语课程。其二,教学内容重视包括法官、检察员、行政官员、律师等专业法律人员的素质养成,尤其强调律师趋向,特别要求将律师的思维方法和律师的工作方式融入到正常的教学计划中去。其三,大幅度提高选修课的地位与比重,充分发挥高校法律院系的自主权,逐渐加强法学相邻学科的选修课、跨学科的选修课以及具有国际关联的选修课,引

导学生根据自己的喜好、兴趣和专长来安排学习选修课。通过这些改革,养成并逐渐提高学生法律专业素质和其他相关技能。在教学方式上,重视理论联系实际以及两者之间的相互促进。从整体而言,大学基础教育阶段以讲授抽象的法学理论知识为主, 讲授课、学术讨论课、练习课等多种课堂形式相互结合。 职业准备阶段以实践为主,全方位地深入地进入法律实务领域,训练学生的必要技能与素质。另外,为促进关键技能的养成,常用“模拟法庭”和“角色扮演”等授课形式。通过这些教学方式,在潜移默化中引导学生了解法律职业前景、工作程序和方式,形成相关素质与技能。国家资格考试, 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无论是笔试还是口试,都侧重于对素质与技能等人才培养规格的考核,考试形式几乎都是案例分析,考试内容更多地面向实务,且很多考试题目取自于法律实务中具有典型意义的真实案件,重视代理当事人、法律咨询、法律架构、刑事辩护、避免纠纷以及纠纷调解等实践问题和环节的解决。通过这些举措,充分发挥国家考试制度在人才规格的养成中发挥引导与促进作用。

三、人才选拔与培养:重视国家资格考试

德国法学院系的学生必须通过第一次、第二次国家考试取得职业资格后才能进入法律行业。德国法律人才选拔非常重视资格考试,并把资格考试融入人才培养过程中。国家考试采用书面和口头两种形式,且笔试过关后才能参加口试。国家资格考试,其实是州资格考试,其具体考试的科目、堂次、时间,由各州自行规定,由设在州司法部的州法律考试局主持,考试局主席和副主席由职业法官和高级行政官员出任,其他成员由法官、检察官、律师、公证员、行政人员、大学教授、高校讲师充当。考试局下设考试委员会负责具体考试工作。第一次国家考试在基础教育阶段结束后实施,比较难,通过率仅为2/3。例如,在萨尔州,学生在考官的监督下分别参加商法和公司法原理、劳动法原理、诉讼法原理等6 门必修课的笔试,每天一门,连续或非连续进行,每次5 小时。 口试一般是5 名以内的学生同时参加考试,集中提问,分别回答。综合笔试(占70%)和口试(占30%)成绩,只要综合分数合格,学生就可以获得第一次国家考试合格证书。这次考试,也是德国法学院系基础教育阶段的结束。国家考试原则上只能重考一次,如果重考还没通过, 学生永远丧失了从事法律职业的机会。通过者才有资格进入下一个阶段(职业准备阶段)的学习以及参加第二次国家考试。职业准备的见习期满且成绩合格后,学生才资格参加第二次国家考试。相对而言,第二次考试简单一些,通过率平均为90%。笔试的内容更加专业化, 涉及更多的相关部门法的内容,特别是在职业准备期间所学到的实际知识。还是以萨尔州为例,笔试内容考民法、强制执行法、刑法、国家法、行政法5 门,每天一门,每次5 小时。口试内容涉及整个法律知识, 更加注重实际应用,并加大考核所在州的法律内容的比重。与第一次口试不同的是,考生首先当场口述一个判决报告,然后与考官进行具体内容的对谈。 总之,第二次考试的主要宗旨是考察见习目的是否真正实现与达成, 确认考生是否真正具备担任法官、检察官和高级行政官员所要求的综合知识水准、综合能力和个人品行,即是否真正成为“具有全方位工作能力的法律人”。第二次国家考试也只能重考一次。通过者, 就可申请担任法官、检察官和高级行政官员、律师等职务,通向法律职业的所有大门都将向他开放。

四、思考与启示

我国高校法学教育关注的是知识的记忆、背诵与掌握,忽视了法学专业的实践性、职业性等特点,又加之实习时间很短,且形式化,导致所培养的人才难以胜任实际工作。我国高校法学教育可以借鉴德国经验,实施“两条腿走路”的方针,加强理论与实践、学术与职业的相互结合,适当延长法学人才培养的时间,学术教育与职业教育分段进行,如前4 年用于学术教育,学习法学基础知识与理论,再用1-2 年或更多的时间用于职业教育,且严格规范学生的实践与实习,强化职业教育。当前,我国高校法学院系所培养的人才规格既不具备全面、精深的法学理论知识,又不具备法律实务操作能力与素质,难以满足社会的需要。德国的相关经验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应深入研究法学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以及人才规格,对所培养人才的知识、能力、素质结构进一步细化和具体阐述,尤其要重视法庭辩论、谈话技巧、修辞与口才、仲裁、调解、调查和交流等关键能力与素质,在其引领下,进一步改革与优化法学教育内容、教育方法与模式,以及相关的其他方面。我国正在实施统一的国家司法考试,在具体操作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如考试的内容与大学法学教育的内容关联度不高,且主要围绕着记忆性的内容;考试的形式仅仅关注笔试,难以考察考生运用法律知识、理论去解决实际问题,更难以考察考生的实践能力,等等。如何汲取德国经验,加强我国司法考试的科学性和法学教育的针对性,发挥两者之间的良性互动关系,强化司法考试的门槛性要求,为培养和选拔高素质的法律人员服务,值得我们进一步深思与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