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研究生教育 > 正文 研究生教育

高等学校学术委员会规程

信息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暂无 发布日期: 2014-09-29浏览次数:

一、法律硕士教育中法学知识类型的应然状态

根据我国法律硕士教育培养高层次复合型、应用型法律专门人才的目标,注重培养法律硕士研究生的法学知识与法治实践紧密结合的能力已经成为法学教育界的共识,但在如何理解法学知识与法治实践相结合的问题上看法并不一致。笔者认为,要真正培养法律硕士研究生的法学知识与法治实践有效结合的能力,一个基本的前提条件是我们需要弄清楚法律硕士教育中的法学知识类型,因为不同的法学知识类型在法治实践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发挥着不同的功能,进而决定着彼此间结合的样态与程度。据此,我们才能更科学地进行法律硕士教育的课程设置,采用更有效的教学模式,从而提升法律硕士教育的质量,实现我国法律硕士教育的培养目标。在探讨法律硕士教育中法学知识类型的应然状态之前,我们有必要对知识类型本身稍加分析。关于知识的类型问题,在西方的学术界讨论得较早,也更深入。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把所有科学分为理论科学、实践科学和诗的科学,这一知识的分类影响深远,在康德的三大批判理论中就存有亚里士多德的知识分类印迹,当代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则基于认识与兴趣的关系提出自然科学知识、精神科学知识和批判的社会科学知识之分类。西方的知识观及其知识类型的思想直接与教育问题相关联。因为教育者是在用知识教育人,而用什么类型的知识教育人则决定着教育活动的成效与水平。借鉴上述西方的知识分类思想,依据法学知识的性质与功能之不同,法律硕士教育中的法学知识可被分为基础理论知识、制度性知识和技能性知识。其中,法理学、法律逻辑学、法政治学、法社会学以及法文化学等属于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各个部门法学(比如民商法学、刑事法学、诉讼法学、经济法学等)属于制度性法学知识;有关法律实践活动的操作性知识,包括“针对具体法律纠纷提炼法律争点撰写法律文书的能力”、“针对具体法律或诉讼问题搜寻、整合法律和相关材料的技能”、“同法律客户以及其他法律人的谈判和交往能力”、“解决具体纠纷的能力”、“在具体案件中熟练运用诉讼程序应对诉求的能力”、“就具体案件在法庭辩论、说服法官的能力”等属于技能性法学知识。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关注的是法治实践的根本性、全局性和普遍性问题,重在呈现有关法律的“规律”、“道理”与“思想”,其作用在于通过对法治的理念、价值导向和精神意境的理解,促使人们走向一种理论自觉,认清当下法治实践的处境和我们肩负的使命,进而发挥法治主体的能动性和创造性,推进法治实践的更好发展。制度性法学知识主要告诉我们我国的包括国际的法律制度、法律部门及其法律原则、法律规则等框架性规范性的法律知识,为我们开展有效的法律实践活动提供制度性背景与规范性依据。技能性法学知识则为我们的具体法律实务活动提供直接性、可操作性的法律实践知识。

当然,这种区分是相对的,区分的意义在于推进对我们所讨论问题的理解和把握。这种知识类型的区分有助于我们对法学知识与法律实践关系的深度理解。法学知识具有理论性和实践性的双重属性,由此人们往往强调培养法律人才的法学理论与法律实践相结合的能力。但是,笼而统之地谈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往往效果不佳,甚至出现事与愿违的情形。对此,若从法学知识类型的区分与法律实践的区分上来分析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问题,会显得更深入、更有效。如果根据法律实践的时空维度,法律实践可分为历史向度的法律实践、现实向度的法律实践和未来向度的法律实践,或者是区域性的法律实践、全球性的法律实践与宇宙范围的法律实践。由此,不难发现,若要了解历史向度的法律实践,我们就不能不学习法律史学知识;若要把握现实向度的法律实践,我们就不能不学习现实中的制度性法律知识;若要了解未来向度的法律实践,我们就必须对法律知识抱持开放的心态与批判的意识。据此,法学知识与法治实践结合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将理论与实践一厢情愿地对接组装的问题,而是一个需要细致分类与深度把握的问题。

事实上,这三种类型的法学知识之间紧密相连,相互作用。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对制度性法学知识和技能性法学知识具有指导思想的意义,制度性法学知识对技能性法学知识具有规范性作用,技能性法学知识对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和制度性法学知识具有检验性和校正性的作用。一个好的法律实践者一定是一个拥有合理的法学知识类型的人,高素质的法律人才也应当是比较系统完整地掌握了上述三类法学知识的人。当然,不同类型的法律人才对于这三种法学知识掌握的具体比重会有所差别。就我国法律硕士教育的目标看,法律硕士研究生应当对制度性法学知识和技能性法学知识的学习更为重视,但这绝不意味着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对于法律硕士研究生就不重要。

二、目前我国法律硕士教育中法学知识类型的实然状态

根据笔者的观察与理解,目前我国法律硕士教育中的知识类型主要表现为制度性法学知识,以及少量的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和技能性法学知识。这种知识类型状况有其合理之处,即毕竟法律硕士作为应用型法律人才需要掌握大量的系统的制度性、规范性法学知识,但又有其狭隘性与不合理性。这是因为聚焦于制度性法学知识的法律硕士教育不仅忽略了上述三种法学知识类型之间的紧密联系与相互作用,而且也忽视了法律硕士教育本身的不同类别对法学知识类型的不同要求。当前我国法律硕士教育分为全日制法律硕士教育与在职法律硕士教育。对于全日制法律硕士研究生而言,在学习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和制度性法学知识的同时,需要加强对技能性法学知识的学习;对于在职法律硕士研究生而言,其大多数是具有一定法律实践经验的法官、检察官、律师等法律职业者,他们之所以在职求学,就是要掌握更多更深的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和制度性法学知识,而对于技能性法学知识则需求不大而不甚感兴趣,抑或通过其法学知识类型的完善与更新,进一步提升自身的技能性法学知识素养。即使目前我国法律硕士教育对制度性法学知识教学的重视,其主要也是停留于概念、原则、规则的层面,对这些概念、原则与规则背后的根据、自身的性质、功能的边界等重要的层面则少有顾及。这导致法律硕士研究生对制度性法学知识的掌握也是不完整的。实际上,通过上文对法学知识类型与法律实践类型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过于倚重某一种类型的法学知识学习而疏于其他类型法学知识的掌握,致使受教育者的专业知识结构不合、不健全,以至于其知识结构无力支撑起法学理论与法律实践真正结合的工作,其结果往往差强人意,法律硕士教育本来是要培养出高层次的复合型、应用型法律人才,但最终出现不仅其理论水平不够而且其实践能力也不强的尴尬状态。这是我国近20 年以来开展法律硕士教育工作所必须面对的一个突出问题。在笔者看来,此问题的出现与长期以来我们对法律硕士教育中法学知识类型的认识不够有着很大的干系。

三、完善我国法律硕士教育中的法学知识类型

首先,我们必须充分重视法学知识类型划分的重要意义。本文把法学知识分为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制度性法学知识和技能性法学知识,旨在说明我国法律硕士教育中所存在的知识类型单一、不完整、不协调的问题,廓清其是导致我国法律硕士教育质量不高的一个重要诱因,进而试图寻找促进提高我国法律硕士教育质量的有效思路。对法学知识类型的分析,不仅使我们认识到法学知识本身的内在结构与逻辑状态,认识到法学知识的复杂性与丰富性;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有助于我们看到法学理论与法律实践之间关系的复杂,看到两者间结合的多种可能性与层次性。由此,我们发现法律硕士教育目标的实现需要对于法学知识类型及其与法律实践的关系具有一种比较全面深刻的认识与把握。我们培养出来的法律硕士不是那种只懂得一类法学知识及其与法律实践的简单结合的人才,而是掌握全面合理的法学知识及其与法律实践深度结合的人才。

其次,我们在课程设置上需要进行区分与调整。对于全日制法律硕士研究生的课程,在合理设置基础理论法学课程和制度性法学课程的同时,需要科学安排技能性法学课程,使得他们能够掌握比较完整的法学知识类型,并对法律实践具有初步的体验,领悟到法学理论与法律实践结合的妙处与难处。对于在职法律硕士研究生的课程,考虑到在职法律硕士研究生大多数是具有一定法律实践经验的法律职业者,其对技能性法学知识的需求不大,而对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和制度性法学知识的需求更为紧迫,可多设置一些基础理论法学课程和较新、较深的制度性法学课程,甚至适当地开设一些与其法律业务密切相关的拓展性课程,如经济学、心理学、政治学等;即使安排少量的技能性法学课程也要强调其与基础理论法学知识和制度性法学知识的结合,突出其理论性、科学性与批判性。

再次,在课堂教学的内容与方式上也要予以调整。这包括强化法律硕士研究生的阅读与写作训练,由单向度的灌输传授式教学转向多向度的互动交流式教学。法律硕士研究生要在两年或者三年的短短时间里有效掌握完整的法学知识类型、练就较强的法律思维能力,仅靠听讲、记忆知识点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通过精读专业经典文献、撰写学术论文和法律文书、参与法律实践活动等训练,切实磨砺其吸纳、整合、运用法学知识的综合法律素质。同时,根据笔者的观察,不少法学院系在法律硕士研究生教学上主要采用的仍是传统的单向度灌输传授方式,学生被定位成被动的法学知识接受者的角色,忽视学生在教学过程中的主体地位,课堂上缺乏师生互动、学生之间互动的教学场面,结果导致教学效果不佳。因此,我们必须将这种单向度的授课方式调整为多向度的互动交流式的法学教学模式,积极尝试采用讨论和辩论式教学、案例教学等多种方法,大胆进行法学课堂教学改革,推进诊所教学在我国的运用,更好地适应全球化时代对我国法律

硕士教育提出的新要求。